北朝帝业_0016 独孤如愿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0016 独孤如愿 (第1/3页)

  廊前突然涌出这么多的宾客,顿时人满为患。

  李泰站在人群里,眼前全是晃动的人头,根本就看不到人群外的情景。

  “独孤开府早已登堂,难道是要离开了?让开、让开,勿阻我等仗从开府!”

  几个胡人少壮沉迷游戏,反应过来时已经落在人群后方,于是便在厅堂里喊叫着推搡人群。后方力道涌来,李泰也站立不稳,直被挤出人群,冲出数步才立稳身形。

  他正待回头呵责,便见到诸宾客已经各自作礼,向着一个方向呼喊道:“独孤开府!”

  “我代主人接引贵客,诸位不必多礼!”

  一个颇具磁性的男中音响起,李泰转头望去,便见到一名体态雍容的中年人正从廊外经过。

  这中年人身穿圆领缺胯长袍,白底团锦的衣色,革带缠腰、嵌以金玉,头上则是一顶金丝为骨的乌纱笼冠,这一身衣着装扮瞧着真是贵气又浮夸,但组合起来却透出一股鲜明醒目的气质。

  当然,气质好坏还是要看着装者颜值如何。

  独孤信四十出头的年纪,体态并不像若干惠那样魁梧庞大,起码一米八的身材,也不像一般武将那样膀大腰圆,保养得宜,剑眉英挺、五官立体,虽欠少年锐气,但却富有中年人的稳重笃定,面貌英俊庄严,须发油黑美观,一对眼睛更是炯炯有神、彷若有光,或行或立、俱成焦点。

  真是一个老骚包!

  李泰略作打量便收回视线,心里默默评价一句,旋即便察觉独孤信眼神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站在人群前方的自己,便也连忙举臂作礼。

  独孤信站在廊外顿足几息,视线大半流连李泰一身,见其作礼,便也微微颔首致意,然后便对堂前众人挥一挥手,继续举步往前庭走去。

  此时前庭记录礼单的书桉前,正站着一名长须美髯的中年文士。这人身倾桉前,右手虚提作勾勒状,久久都不挪步,后方队列等候的宾客已有许多,但却没人敢发声催促。

  “主人正遭堂中恶客灌饮,权使我来引贵客。莫非因此失礼,苏尚书竟不肯入堂?”

  独孤信行至此间,指着那中年文士笑语说道。

  中年人闻言后只抬头对独孤信略作颔首,旋即便又低下头去,望着书桉对面一名笔吏说道:“抄写完没有?”

  待得到肯定回答,中年人便抬手揭起一张写满了字的礼单,小心翼翼的卷好收起,这才转步走向被晾在一边略显尴尬的独孤信,微笑道:“主人有待客之礼,宾客有为客之道。各自有失,岂敢有劳开府说解。”

  独孤信视线扫过中年人递给身边仆人的礼单纸卷,便又笑问道:“莫非惠保纳礼逾制,竟劳苏尚书亲自索证?他正在堂,同去责问!”

  中年人名叫苏绰,官任大行台尚书,乃是大行台宇文泰最为倚重的政事大臣,自是位高权重,所以独孤信才亲自出迎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